Deprecated: Call-time pass-by-reference has been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jpyxyx/show.php on line 242 从亚洲走出去的葡萄酒_产业文化_酒之文化_酒市资讯_酒品营销网_全国酒业打假保真联盟_全国最大的酒类网站
酒之文化
特色酒品 | 中华药酒 | 消费文化 | 产业文化 | 养生保健 | 品牌文化 | 社会文化 | 礼仪文化
从亚洲走出去的葡萄酒
酒品营销网_全国酒业打假保真联盟 / 2012-03-09

    在我们的先人们开始设法用谷物蒸馏酒时,另外一种发酵果酒在亚洲的西边也开始初露端倪。

  葡萄酒的发源地是西亚,确切地说,在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两河流域的美苏不达米亚平原和西南高加索一带,有着远古的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的遗迹。其后,葡萄酒的传播路线似乎就远离了我们,在史前6000年期间,向左转去,奔着就近的文明古国埃及去了,图特摩西斯三世尤为钟爱葡萄酒, 现今她与两罐葡萄酒的石雕像可以佐证这一点。 之后,在史前3000年—2000年期间,葡萄酒借道埃及去了古罗马,从那时起,随着罗马帝国的扩张,多次北上欧陆,葡萄的种植和酿酒技艺带到了罗纳河流域,几经起起落落,最终,酿酒葡萄种植以及葡萄酒酿造遍及欧陆,从而形成了各自不同的葡萄酒产区以及其各自的特点,尤为重要的是,从而衍生出了与葡萄酒相应的佐餐文化,而这正是欧洲各国,乃至于各个葡萄酒产区引以为自豪的餐饮文化根基。

葡萄酒的回归
A. 中国的葡萄酒的尴尬历史

  尽管我们的国度,无论从纬度上来讲, 还是东西跨度上来说, 都应该是能够有大片种植酿酒葡萄的地域,但是, 数千年来没有形成种植、酿造及饮用葡萄酒的饮食文化。早在西汉时期,汉武帝派遣张骞出使西域,将西域的葡萄及酿造葡萄酒的技术引入中原。但是十分遗憾,不知何种原因,中原葡萄酒的历史在那似乎要起步的一刻,却戛然而止。尽管,在这之后,历朝历代,也有零散的歌词诗赋、只言片语提及葡萄酒,但是终究在葡萄种植以及酿酒行当没有形成气候, 近几年,也有人试图证明葡萄酒在中原存在的历史,但似乎也没有见到什么令人信服的证据,葡萄酒相关的佐餐菜品更是无从谈起了。

  所以,葡萄酒有史料可考的在我国也就是百余年的历史,当然这期间恰好是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历史时期,内战外患延绵不断,国弱势微,民不聊生, 温饱尚且不保,何谈葡萄酒的酿造。1949年解放后,国家经济逐步得到了恢复,但是,就葡萄酒而言,既非国防科技项目,又非民众生计的必需品,在国民经济的排序中,葡萄酒的位置,可想而知。况且, 国家在全面的计划经济体制运行期间, 几十年来,具有中国特色的果露酒完全主导为数不多的所谓葡萄酒厂的生产计划,也就是原料调拨供给和产品统购统销,完全按计划来。所谓果露酒,就是在前几日,人们还可以听到的名词,"半汁酒",说白了,有些许葡萄汁, 其余的就是三精一水了。假如把这一段历史也称之为自己的葡萄酒的光荣史,自能令人莞尔。现代意义上的葡萄酒, 应该说,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起,几个合资酒厂的建立,我国才有了比较广泛地国际酿酒葡萄品种的种植,以及比较成规模地葡萄酒酿造。葡萄酒成熟技术和成套设备的开始得以引进,国内的葡萄酒企业在国家资金的扶持下也跟上时代的步伐。葡萄酒的发展史,在中国可以说是,跨时代的,跨越了欧洲耗用了千百年来的木质酿酒器具的历史演变,现今欧洲的众多的酒厂尚在逐步地用不锈钢设备更新那些老式设备,在中国可以一步到位。有些酒厂的现代化, 令得欧洲同僚们艳羡不已。但是, 市场营销,那可就不敢恭维了。
B.当今的亚洲,几家欢乐几家愁
  改革开放之初,法国"干邑"潮在港人的策划下,大肆涌进之时,打破了国产白酒一统天下的局面,禁锢多年的国内市场,饥不择食,一时间洛阳纸贵,港人数钱,法国人直摇头,为什么,港人偷着乐自不必多言,法国人呢?一则为国人的在饮用上的无知感到难堪,一则为究竟能有多少假货打着“干邑”的旗号涌进了大陆市场, 坏了自己的名声而无可奈何?那期间知识产权算个啥?记得那时, 我曾经接待过轩尼诗酒庄的代表团, 庄主送了一瓶XO时,特别声明,这是他从法国酒庄带来的,弦外音,在大陆真货能有几何?几年后,在人们意识到“干邑”根本就不是什么佐餐酒的时候,大有上当受骗之感觉,因为那原本那时欧洲人在酒足饭饱后, 点一支雪茄烟, 喷云吐雾时, 玩味的酒精饮品。"干邑"潮退下之后,国人吊起来的味觉,立马找不到北了,觉得在我们的餐饮文化里似乎缺点什么,那就是葡萄酒。港人不甘于“干邑”潮的沉寂,再度北上,推着 “武当红”( Mouton Cadet) 卷土重来,起初,是在夜店里推,之后,逐渐地走向了餐饮,此时,法国的半官方促销组织,法国食品协会(SOPEXA)从幕后走上了前台,人们对葡萄酒的认识,日渐清晰起来了。"武当红"的正牌酒Chateau Mouton-Rothschild,也就日渐火起来了,至今一发不可收拾,乃至有价无市,那便是后话了。

  当然了, 在葡萄酒的发源地, 两河流域,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 且不说现今的风土条件属否适宜葡萄的生长, 单就政局来讲, 葡萄的种植以及葡萄酒的酿造恐难有机会回归。现今两伊, 一个是战火不断, 生灵涂炭的伊拉克,一个是政教合一的伊朗, 葡萄酒与任何酒精饮品一样, 在禁止之列, 大有有家难回的味道。记得2006年,访问美国的时候,被推荐到一家伊朗移民的酒庄,美莎拉酒庄,(Maysara Estate), 移民美国十几年,换了几个行当,最后还是拾起了波斯人的古老技艺, 选择了种葡萄酿酒,所酿的白葡萄酒,Sauvignon Blanc 是白宫酒单上的保留酒,现在一家人其乐融融。
  西亚回不了, 就想当年葡萄酒向左转,去了埃及一样,在8,000年后的当今,交通,通讯的发达,诱惑着葡萄酒远涉重洋来到了东亚。谈到东亚,我们不能不说一下香港与日本。 香港, 那里的自然条件根本没有资格谈论种植酿酒葡萄, 但是, 这绝不妨碍香港成为欧美葡萄酒输入亚洲的枢纽, 在全球, 有一个表面上来讲, 比较奇特的现象, 在同样没有什么像模像样葡萄酒酿造的英国, 在评论各国葡萄酒方面,几百年来却执牛耳, 连法国那些名庄每年的新酒也要那帮人先评论一番,他们的说三道四,左右着名庄酒的市场的订价走向。所以, 一个世纪的一板一眼的英伦文化的熏陶了香港几代人, 葡萄酒消费上,香港人去年平均每人饮了3.3公升葡萄酒,在亚洲地区当中最高。香港遥遥领先于四邻也就不为奇怪了。无论是在葡萄酒的贸易转口上来讲, 还是某些欧陆品牌在大陆的市场策划以及营销, 那可以说是将西为中用的营销,在大陆把几乎每个成功案例演绎得淋漓尽致, 前面所提到的“干邑潮”,“武当红”应该就是其中的一二吧。当然了,在做酒类生意上,欺负像乡下人的大陆同胞那是也绝不眨眼。
  其次,我们再来看看日本,无论从纬度上讲,还是从地势土质上来说,在最有可能成为日本酿酒葡萄种植于酿酒的风水宝地,就是Yamanasi 山梨县,但是令人遗憾的是, 在葡萄生长期,特别是结果期,每年台风前赴后继的造访,记得我在当地考察时,看到在应该收获季节的葡萄依然生涩, 每行葡萄还要挂上塑料薄膜以防降雨,所以,使得那里也只能种点食用葡萄而已。但是,没有本土的葡萄酒,不等于他们不会鉴赏葡萄酒,自 “明治维新”的领军人物之一福泽谕吉老先生倡导了日本要 “脱亚入欧”之后, 日本在对欧洲消费品上一贯领跑亚洲, 与香港难分伯仲。葡萄酒依然如此,举个例子,在每年11月,对法国宝祖利新酒(Beaujolais Nouveau)的钟爱上, 可以说是无人企及, 2007年,日本人喝掉了800万瓶, 紧随其后的美国, 才开了200多万瓶, 这还是借助全国性的节日-感恩节, 恰好是宝祖利新酒发售的一周后, 几乎家家要来几瓶新酒以期感恩, 以及紧接着的更大的节日---圣诞节, 反观我们, 2008年此时, 区区5万瓶的新酒酒塞散落在我们诺大的大江南北。

 


 

  • 暂无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友情链接